一个房东的万圣节之夜


作者: Danny Chen

 

1/4

 

今年万圣节是周三,天气尤其的好,不冷,晚饭后急急忙忙带孩子出门了。一通trick or treat之后,我这半年的零嘴算是有着落了。

 

回到家8点多,我打开电脑工作了一会儿,然后在20:38这一刻,手机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Private,没号码。我有俩手机,一个私人的,一个工作的。要是私人的我就不接了,响的是工作手机,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来了,对方是个本地女性口音。 


征文冠名赞助 Jason Ji(姬)

 

对方:我是多伦多警察局11分局。是Danny吗?你是xxx这个地址的房东吗?

 

我:(又犹豫了一下)我是。

 

对方:是你的房客给我你电话的,他说你平时不住这儿。我找你是因为你的出租房里有人死了,所以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

 

我愣了,这个电话居然有点儿象真的,总不成现在的电话诈骗已经上升到了我无法理解的高度。如果是真的,大麻前几天合法了,结合我那个house里,租客平均年龄23岁,我第一反应就是有人high了然后悲剧了。

 

我:这位阿sir您怎么称呼?您能提供一些细节吗?谁死了?怎么死的?

 

对方:我是Officer Stoyko,badge number 9168,你可以打电话到多伦多第11区警局来核实我,值班的会告诉你我正在你的出租房。现在还不能跟你透露死者的任何信息。

 

用金庸的话说我那是心念电转。


征文赞助:罗睿移民律师事务所

   


我:那什么,这要是个万圣节的玩笑,未免开得有点儿不靠谱了。

 

对方:这不是玩笑。如果你今晚能来一下这里,咱们可以见面谈。

 

我:那您能告诉我,我的其他房客都好吗?尤其是二楼的两个女孩,她们是刚从蒙特利尔来多伦多上研究生的,人生地不熟,我很担心她们。

 

对方:你所有的房客都好(腔调温和了一些)。

 

我的心念快转不过来了。不过房客都安全,我心里踏实多了。

 

我:那,能告诉我有break-in吗?有打斗吗?有drug相关吗?

 

对方:没有break-in,没有打斗,你不用担心,你所有的房客都好,只不过他们都暂时不能住在这个property了。我们现在需要的你来配合调查,你驾照号码多少?住家地址给我一个。

 

我:我需要先打电话到你的警局核实一下你。

 

对方:完全理解。

 

我:您需要我到现场这个事儿,有多急?

 

对方:你来就行,反正我们今夜整晚都在这儿。

 

我:好,现在快9点了,我先洗孩子、哄睡,然后出发,估计11点能到。


我的这处出租房地址就不分享了,邮编是以M6K开头的,本文以下以M6K代称这个出租房。

 

对方:好的谢谢白白。

 

我马上Google了多伦多第11局的电话,打过去,自我介绍,说你们有位officer刚找我,她说她正在现场,需要我过去调查,有这么回事儿吗?

 

值班警察:有。

 

我手有点儿发凉。又愣了一会儿,跳起来给俩手机充上电,谁知道今夜会耗到多晚。再扭头大喊一声孩儿们赶紧洗漱,爹地我今晚还要去多伦多!

2/4

 

本来10点就能出门,我又张着嘴45度仰望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我给车里装上了不少东西,出发了。路上本想听个郭德纲的相声放松一下,心理上做不到。俩手还是冰凉,我打开从来没用过的方向盘加热,双手紧握在最烫的地方。慢慢手热了,心也踏实下来了。我给一个铁哥们儿打了个电话,请他也到场,我现在不确定是否需要他,但两个臭皮匠总比一个好。

进了M6K这条街,路边停满了车,我没地方停。看见警车了,我踩停,放下窗户,问车里的女警是Officer Stoyko吗?她说是,你找地方停吧。我不敢违章,老老实实开远了找到个地方停好,带上出租房的钥匙,步行回到了女警处。

女警下车迎我,是一位50来岁的白人,她说:我main floor的房客John的女朋友今天下午在property内的main floor身亡,两位detectives正在house里工作着,他们注意到了屋外有摄影头,所以问我有没有可能调出录像来。警察有99%的信心是自杀,但如果有我录像,就能帮他们把那1%给补上了。

 

我又内松一口气,庆幸带了笔记本电脑来。我跟女警说摄影头的中控在地下室furnace room里,得去那里查录像。女警说好,咱一起去。我跟她进到地下室之后,先路过洗衣房,再看到一扇锁着的门,傻眼。我才意识到地下室的白人小男孩房客也是新搬进来的,他为了加强他自己的privacy,问我能不能多装一道门。我说可以,所以这道上锁的门是新装的,我没有钥匙。

我当着女警电话小男孩,没人接,进留言。我留言了。

 

心念接着电转。我对女警说:那咱这样,现在的security system都可以通过wifi来联来看,我先在旁边的洗衣房里,架上电脑试一下。女警说好。

 

我打开笔记本,看到wifi已经自动联上了,深吸一口气,先找到自己的IP地址,再顺藤找到路由器IP,再登陆进路由器找到摄影头console的IP,到目前还算顺利。

 

浏览器访问摄影头中控的IP,蹦出来说需要先下载一个插件,窝的发克,插件是给Windows用的,可我这是Mac啊。虽然也可能上网找到 for macOS的,但我不想浪费时间学新东西。还好我还带了一个Windows的笔记本。我跟女警说我得回车里去再拿个笔记本来,女警稍微有点紧张了,说你能搞定是吧。我说应该能,不过,我还叫了一我的技术支持来,我平时有电脑问题都问他,所以,你能让他也进来帮我吗?女警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我走出M6K,朋友也正好到了,我俩一起步行回到车里取东西,路上我跟他说了发生的事儿,本来伶牙俐齿的他结巴说不出话来。我俩回到车里,拿了Windows笔记本又回来了。

 

一进屋门,鼻子尖的朋友说有大麻味儿。女警笑着接过话来,说以她这么多年的从警经验,房客绝对没在屋里抽,屋里的一点点味道只是房客打开产品时留下的。然后女警说我的房客都很好,我的房子也不错,尤其是二楼的俩女生,非常干净,她恭喜我是个幸运的房东。我苦笑说谢谢。

 

我和朋友回到洗衣房岗位,我打开Windows电脑再次投入工作。一步、一步、一步来,终于成了,看到了摄影头录下的内容。女警拿出她自己的一个64G的USB Key,说都存进这里吧,要从今天中午12点,到晚上7点,屋外四个摄影头的所有内容。

 

我试着下载了11:58-12:02的前门的第一个录像,4分钟的录像,我用了将近两分钟才下载完。没办法,现在的摄影头都比高清还清,所以存下来的文件又大、又碎,我这又是wifi连接不够快。正挠头之际,地下室房客回电话了。我电话里跟他说:我没开玩笑,你快回来开门协助调查吧。

 

女警进来问进度,我说不够快,但我们在努力。给女警看了一眼第一个4分钟的录像,她说真清楚太好了多谢,然后她才开口说:死者是一个22岁的女大学生,跟她自己的女儿同岁,她很痛心。这个女孩没有on drugs,还是个运动健将,但就是因为跟她妈吵架,最后做出了蠢事。我和朋友唏嘘不已。

 

说话间地下室房客回来了,这下地下室的门可以打开了。他看到女警站在眼前才相信了我的话。可是当女警跟他说从现在起没人能住在这个house里时,他不高兴了,他问警察局给他报销酒店钱吗。女警说不给。他表示那么他哪儿也不去,这是他的家,他有他的权利。我把他拉过来,晓理动情一番,最后说这屋里的大麻味儿已经让警察不高兴了,你就配合一下吧,我知道大麻是合法的,但警察要是借着命案的理由搜查一番,真搜出什么来,大家都不开心。小男孩房客一听之下,点头同意离开了。

 

我想直接在摄影头console上把录像dump到USB上,这样会快很多,于是打开了furnace room的门,这才想起来当年这套设备装完以后,我就把显示器拿到别的地方去用了。我跟女警说不好意思我还要回车里一趟拿些东西。女警说这次你把车开回来,就停在我的车旁边,因为you are with us tonight……

 

我把车开了回来,奉命违停,然后从车里取回来一大堆东西包括:显示器、长电源线、USB-Ethernet适配器、网线、鼠标、外接硬盘等,这些都是我45度仰望发愣时连猜带蒙觉得要带的。

 

再次回到屋里,东西全用上了。我和朋友分工,他负责给摄影头中控接上显示器鼠标直接操作,我用笔记本USB转网线口接路由器下载。

 

女警看看这儿,看看那儿,最后实在忍不住了问我:你平时车里都放一个显示器吗?我说:我们中国人好多都是tech nerd,也没什么不好,你看,这不都用上了。这次轮到女警苦笑。

 

3/4

 

万圣之夜是漫长的。我朋友那边的中控总是抱怨USB not formatted,换个几个我带来的USB外接硬盘都不行。我这边就算连上网线,也还是慢。但女警并不急,我一边下载,她也一边开始了对我的调查。我迫不及待地跟她表明:main floor的这个房客John是跟我有lease合同的,但他女朋友可没上lease,其他房客以前还跟我抱怨过他带女朋友回来过夜呢。女警平静回复说:哦这样, 那,整件事,包括我们,都是给你添麻烦了,但没办法,请你协助我们调查吧。 

我交给她我的驾照,跟她聊了我的职业、家庭。女警说:原来你是做税务的。我说是啊,不过可能帮不上你了,你们警察的…… 收入,是很稳定的…… (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表达了)。女警突然情绪化,满嘴的F word:稳定个屁,我是三个孩子的单身妈妈,就这样前两年CRA查我,罚了我4千块钱哪!

我呆住三秒,真诚地问CRA怎么能有机会做出这种大义灭亲的事儿来。女警说:我们不是总会去上庭嘛,还有开自己的车出去办事啊之类的,那年里我就报了些汽油票之类的费用。结果转过年来CRA问我要收据,你说我哪儿能keep那些收据啊。我附和道:impossible。女警说可不是咋地,结果连本带利罚我4千啊,我哪儿有啊,只好借了LOC才还上。

 


征文赞助商:  罗睿移民律师事务所; 
于氏法律服务所(于戎伟法律顾问)


我只好半开玩笑说:要是咱们早点儿认识,也许我们能代理你跟CRA争一争。眼看着女警若有所思的样子认真了,我赶紧说:但好像有个什么boundary吧…… 或者conflict of interest什么的…… 女警说:没事儿!这不算conflict,这要都算我们警察就寸步难行没法生活了。好,以后我同事要被查了,我找你。我心里说不上是苦是甜。

 

我转了话题,说officer你刚才说你有三个孩子,那你现在夜班,他们都没事儿?说起孩子,女警的心情又好些了,开始絮絮叨叨说起她的三个孩子,还拿出手机来,跟我显摆她的一个app,可以看到三个孩子都在什么地理位置,说一个在上夜班,另一个也在上班,还有一个在…… (我回头看电脑屏幕,走神没听清)。不过心里还是感慨,这就是普通白人家庭的生活,也挺拼、挺累、挺辛苦的。

 

然后聊到对大麻合法化的看法。我是普通华人的抵触心态,我说起码我不想我的孩子沾这个。女警劝我“放下”,劝我接受事实。

 

看表已经到了后半夜了。朋友那边的中控还是连不上USB,我这边的下载还是太慢。我跟女警说:一共4个摄影头,每个7小时的录像,照我目前这个连接的速度,算一下可能要近10个小时能当完。所以能不能我把中控台今晚拿回家去,我家里的路由器更快些,我回家拷贝到USB上,再给你。女警说:那我上去请示一下。

 

就在我们在地下室工作的时候,main floor一直有人在走动说话,听声音好几个人。后来离开M6K的时候我张望了一眼,看到detective了,穿白衬衫打领带,原来侦探是便衣的。

 

过一会儿女警下来跟我说:可以,但能不能请你把资料送到我们11分局去,资料上请注明是Occurrence #2010833,我说行。女警看我做好市民不眨眼,又告诉我她叫Sandy,又给我了她个人的手机号,说明天她轮休,但如果视频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她。我说好的谢谢。她说:应该谢谢你才对。

 

然后朋友帮我一起动手拆设备,准备回家再说了。因为摄影头console用的是普通磁针硬盘,所以我很怕磕碰一下硬盘读不出来了,小心轻放把东西都往车里挪,Sandy帮我们打手电照着路。出得门来看到外面车停的车更多了,都再闪啊闪,前院地上放着一个类似担架的东西,我和朋友对望一眼,都叹口气。John的房间就在洗衣房正上方,原来女孩的尸体一直在我举头三尺。

 

4/4

 

和朋友道别开车回家,到家已经很累了,我洗洗先睡了。第二天早晨醒来收拾孩子出门上学,然后上午是照例的忙,但我的priority就一个,赶紧把录像都当下来。话说这套security surveillance是Costco买的Lorex便宜货,界面绝不友好,直到中午过后,我才把四个摄影头所有的录像都当下来。一看一共是520个文件,用了100G的空间。

 

整个周四上午,另一位接班的Detective Eaton不断在用No Caller ID给我打电话,催我交视频。我反问他房客什么时候能回去休息,他再反过来跟我说:你早交视频、我们早审查完,就可以早通知警察解除封锁。我听着这位侦探不大好说话,就在视频全下载完那一刻,给Sandy打了个电话,Sandy没接,我只好留言。留言里我说:我现在就给你们警局送资料去,不过您能不能帮忙跟在那儿驻守的警察说一声,如果我有房客要回去取些东西,就让他们进去取,要不生活太不方便了,这个忙能帮吗?

 

没过一会儿Sandy回电,先说谢谢我,然后告诉我她已经跟Harnett打电话请示了,Harnett同意凡是房客回到M6K取东西的,都可以由驻守的警察陪同进去取东西。我表示感谢,再问她Harnett又是谁。她说是Senior Detective,是Eason的老板。

我马上给所有的房客群发一个短信,再加一封邮件。告诉他们现在虽然还不能回去住,但可以回去取东西了。马上有房客回复说非常感激我的努力,并祝我也能休息好。

 

然后带上我的外置硬盘就奔11分局去了。一出门看了一眼Google Maps暗暗叫苦,这下午2点钟,怎么堵得这么厉害,401红得发紫,要1个多小时才能到。

 

我一边开车一边给警局打电话,问能不能跟Harnett通话。接通之后我说:我要给你送视频去,但太堵了,要是你们派个我家附近的警察来拿,会不会更快些?Harnett回答我说:我们11局没有警察在你那边儿,去拿也可以,那得等到晚上了,现在实在没人手,要不…… 还是你帮着给送过来?我暗咽了一口气,说好的。

 

开到了。进门之前先观察一下建筑。这楼不错,location更好,要是盘下来分租出去肯定不错。

 

我拿着硬盘走进分局大厅,窗明几净,一个人没有。我往里学么了半天,才有一位警察出来问我干嘛。我说是给Detective Harnett送视频资料来的,他转身进去叫人了。过一会儿Harnett出来了,白人大叔,西装革履,隔着柜台跟我寒暄,然后问我给他带来什么了。我打开写着Occurrence # 的包装纸,说这是块外接硬盘,里面有520个视频文件,够他的team看一阵的了,不过这包装纸我想带回去,这是我闺女的画儿!我出门时一着急给借用了,没办法,从昨夜到现在,我一直给你们工作没停手,自己家的事儿都撂下了。Harnett马上表示这张纸可是无价之宝,看画工这么拙劣,孩子岁数一定不大,赶紧珍惜这段时光,孩子一眨眼就长大啦,另外非常感谢我的协助,他叫Bob Harnett,我称他Bob即可。

 

Bob主动说:他会马上通知他的team专攻检查视频,如果没有意外,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什么时候能解除封锁、放房客回去。我说好的,我的电话7x24对你们开放,房客能早些回去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又问我是不是需要回去修补一下房子?Bob问什么意思。我说比如玻璃窗有个弹孔啊、墙上地上有血啊,我得回去收拾一下嘛。Bob说不用,这次事件没有对我的property带来任何伤损, 又说我真是个幸运的房东。我苦笑和Bob告别。

 

回家一路无话。期间一直有房客跟我短信联系,告诉我收到我的短信以后就回去取到东西了,所以谢谢我。

 

时至晚上10点,我洗完孩子哄睡完毕,看手机发现一个missed call (no caller ID)、一条留言。赶紧听留言,是Harnett发来的,说:1,通知你现在房客可以都回去了,除了发生命案的那间房还贴着封条,其他房间都解禁了;2,有问题给我们11局电话。

 

我高兴得赶紧给11局回电,说帮我接Bob谢谢!结果接电话的值班警察说:1,高级探员Harnett刚已回家了;2,谁也不能进到M6K里面去,绝对不允许。

 

我说:他本人刚刚给我电话留言了,说房客可以回去了。

 

值班警察:呃,那你等下。

 

我在电话里等了好久,警察终于开腔了:好的你可以让房客回去了。我谢谢白白。

 

赶紧给房客群发短信、邮件,说现在可以回去休息了,此事产生的不便是谁也不想看到的,本着对逝去生命的尊重,我感谢大家的配合。

 

房客纷纷回复说谢谢我,请我也休息好。

 

这件事基本已经说完了。如果还有后续,那就是到了周五的上午、下午,我仍然陆续接到警局的电话。不同的警察通知我:现在,你可以通知你的房客回去了。我都是谢谢白白。

 

还有就是我和地下室的房客电话联系了一下,因为我还得再跑回去一趟,把摄影头的中控再都接上。

 

再跟main floor的另一个房客通了一个电话,是他报的警,算是谢谢他,通话过程中我听他描述的时候心里一动,挂了电话之后我跟自己说:以前听人说警察破案以前对外都说是自杀,原来是真的。

 

【全文完】


 

本文除了房客名字John之外,其他所有名字、数字、数据,都是真实的。

 

流水帐记完了,我来总结一下,都是废话,老房东们可以不看了。

 

  • 村长教导我们说:做房东是一门生意,既然是生意,就要有个做生意的样子、有做生意的周到考虑。室外摄影头是必须的。Detective Harnett的原话是:摄影头大大加快了我们结案的速度,周三晚上出案,周四晚上第一轮结案,这个速度不能再快了。如果没有摄影头,一两个星期都是常事,所以你的所有房客都应该感激你装了摄影头。

 

  • 做房东需要一些心理素质,命案这样的事儿,谁也想不到就能离自己这么近。于大状讲话:没事别找事、有事别怕事。诚然如此。

 

  • 在为年轻的生命惋惜之余,我只能说我还真算幸运的。但如果不想个人持有出租房产、担类似的风险,可以参考马云会计师的这篇文章

 

阅读:


3条评论

Gravatar Image

死者的末月押金在手么?


Gravatar Image

期待续集


Gravatar Image

请继续请继续 不然我今夜无眠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或者,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