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房东的灰暗岁月


作者: Green

黄家驹有一首歌叫“光辉岁月”,而我做房东只能用“灰暗岁月”来形容。

多年前,当我在西人工厂搬箱子时,我就在想,要是哪一天,咱也躺着赚钱就好了。房东难道不是躺着赚钱的职业吗?


征文冠名赞助商: Jason Ji (姬)


躺着赚钱?套用我儿子的话,“想得美”。确实不是躺着赚钱那么简单,自从当了房东,我发现我额前的白发增多了,眼神暗淡了,连说话都少了中气。有时,租客气得我五窍生烟。当然,我的大脑也开始高速运转,我得想招啊,我得接招啊,我得找法律援助啊,我得把资金流控制好。

原来打算在温哥华买房,可是温哥华的房价增长速度让我等穷技移叹为观止。我本来就囊中羞涩,又只钟爱有后院的house,于是我作出大胆决择,趁早撤离温哥华,寻找一个山清水秀,生存压力又不大,离温哥华又不太远的城市。我在经过一次考察和多次思量后,把目标锁定在离温哥华开车一个半小时的chilliwack。

不破不立,到chilliwack的当月我和老公相继找到全职工作,并在当年顺利买下了一个我特别钟爱的house。我在后院种花种树,美得不亦乐乎,幸福指数大大提升。虽然,夫妻两个全职供一个房子没问题,可总是感觉紧巴巴的。我来到chilliwack时这边的房价相较于温哥华,可以用白菜价来形容,价格只是温哥华三分之一。我住了一年,房价只是略略小升了一点。

可是,这个房子在我手上第二年开始,就有点疯了。待我住了四年的时候,房价差不多翻倍了,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就是眼光啊,决策啊,幸亏自己提早撤离温哥华。最近我和还留守在温哥华的朋友联系,她说她在温哥华十几年,年年盼望房价下降好入手一个,原来想house,后来想townhouse也行,到最近想一个公寓也行,可是越是希望房价下跌,房价越是上扬,她比我来加拿大时间还早几年,至今租房,孩子一天天长大,需要越来越大空间,当她终于想考虑考虑大温其它地方时,大温周边房价都升上来了。

在买了第一套房子以后的第四年,我又买了一个全新的house。搬进新房以后开始出租旧房。先是在华人网站打广告,一段时间以来没有任何回应,于是尝试在老外最常用的craigslist上打广告。还别说发完广告的第二天我就收到邮件了,回邮件的人从名字上看是个女的,她说她对我房子很感兴趣,想租。我说可以的。她又说不能亲自看房,人在美国,但可以派朋友来看,押金什么的都没问题,她还留了电话。不知怎么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有点不对劲。我在网上搜索她留的电话,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

有位上过当的华人朋友在网上发帖说,一个骗子是如何如何一步一步骗她的,而那个骗子电话就是发邮件给我,打算骗我的人。非常感谢那位发帖的人,让我没有进一步陷入骗子的圈套。想想真可怕,对于一个崭新的房东,联系我的第一人居然就是骗子。这似乎注定我的房东之旅坎坷不平。

后来各种各样的人以邮件或电话联系过我。其中有一个韩国人和我聊得热火朝天,他说他在我附近城市有个临时租房,但离工作地远了点。我问他,都是什么人和他一起要租房,他说除了他,还有一个受雇于他的侄子,不过每年春假和暑假他的俩个女儿会来小住一阵子。我说不要吸烟的,他说他不吸烟,没宠物,不沾毒品,不开派对,一周工作六天,早出晚归。我一听这就是完美租客啊。我们约好了时间见面看房,可是到了时间,这个人突然人间蒸发了,怎么联系都没有回应了。

本来想同是亚洲人,文化相近,可能好沟通易交流,没想到他玩放鸽子玩得挺溜。之后一个单亲妈妈联系我,说她和两个孩子一条狗想租我房子。我心里嗬嗬一笑,虽然我是嘎嘎新房东,但还不至于把房交给难缠的单亲妈妈,惹不起,咱就说no。还有一对白人夫妻来看过房,女的偏瘦,一双眼睛透着打完体力工还未消散的疲倦。男的手上端一杯咖啡,看到哪里只会说,好,好。女的说,孩子上高中,在山上住不方便,想下山。但不知怎的,我对这对夫妻感觉不太好,他们一再问门口可不可以停房车,我说那不是问题,问题是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租给他们。

经过多次约见租客,各种联系回复,我突然感觉累了,这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挑花眼,有没有?正在我疲于看人,大脑有点麻木之际,我现在的房客出现了。他给我打电话,来电显示是外地的陌生电话号码。他很有礼貌给我发短信,问我房子情况。我们约好时间。他在约定时间时发短信说,五分钟之内到,并道歉说迟到了几分钟。他敲门,有点怯怯地,声音很小,不连贯。我一开门,他还吓一跳。他可能没想到我这个房东长得这么小,他的目光低下来碰到我和善的眼神。他微微一笑,头向后一撇,我看到他后面还跟着一个壮汉。我心里喊了一声妈,这样的身材似乎显示出力量相差悬殊,我们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在拳击场,基本他俩其中随便谁一出手,我定是鼻青脸肿。

我请他们进屋。我先带他们看了每个房间,然后到楼下客厅落坐。我先告诉他们我这是按年租,我要收一年的支票,支票日期写每个月一号。还要收半个月押金。两个租客中年纪大的估计四十多岁,年纪小的大概二十多。两人均表示可以接受。经过对话,我发现一直和我手机短信联系的四十多岁的男的居然是个结巴,我一问他什么,他就结巴起来,一个英文憋在嗓子那发不出音来,他自己憋得脸都红了,他看年轻的那个男的,似乎希望他能帮他接下文,年轻的眼神无奈。我听得也急死了。为了缓和大家的尴尬,我只能猜他要说的,我猜中了,他就点点头,嘴里连说是的,yes,yes,....山谷回音。

我说你们如果对房子感兴趣,可以填一份申请表,除了这份表格,我还需要你雇主的信,信用记录报告。我还要两个可以联系人的电话。结巴接过表,说,没问题。奇怪,他有时说话又是很利索的。等他填完,我看了一下,他们都是在建筑公司工作,工资一栏居然填月薪一万到两万。

我说看房的有几个人,我需要等你们的资料都全了,再做决定。他们对视一下,结巴说他们目前住旅馆,一个月四千多,我的房租只是一半,他们希望租我的房。他下意识地用手弹走桌上一个小纸片,似乎在说,去你的吧,贵死人的旅店。

我注意到他们在宠物一栏都填了,问,有宠物啊?年轻的说,一猫一狗。在加拿大租房如果硬说不让养宠物真的好难,明说不养也会偷偷养,我原来也不接受有宠物的,可是发现不现实。


送走他们之后,也有几个人联系过我,有多伦多的电话,有阿尔伯塔的电话,也有本地的人,但不知怎么的,都是淡淡的,最后都不了了之了。时间在一天天流逝,空一天代表少收入一天,我有点急了。正在此时结巴联系我了,问我房子还打算租他吗?我说如果你把资料都准备好,找个时间来签合同吧。他说资料都准备好了。

我们见面的时候,他穿着工地干活的反光衣。他首先把一叠支票交给我。我之前也没见过这么多支票啊,感觉到他的诚意。我说你工作介绍信呢?他说在手机里,早上老板才发给他。他说,你给我邮箱,马上传给你。我原以为会有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一封正正规规的信,结果居然是电子版的。我说,还有信用记录呢,他说和工作信一起发给你了,两个附件。

必须承认,我在加拿大呆的年头多了,警惕性差了,我居然相信了他的话,和他签了一年合同。我们约好某天交钥匙。他走之后,我仔细端详着十几张租金支票,拿在手里摆成扇形,像玩扑克牌一样把玩,居然有短暂的兴奋感,当房东收租子就这么容易啊。谁说过一句话来着,上帝在摧毁一个人之前,首先是让他膨胀......

我果然收到了他转发给我的以他老板口气写的工作函,上面提到他有几个工程,收入还不错,可是只有这一个附件,并没有信用报告。我马上联系他要信用报告,他说好的,马上发给我,可是我左等右等不见他的邮件。我感觉不妙,马上要求他发驾照复印件,他又是一口答应,又是没了下文。我越来感觉越不好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不愿意给我信用报告,为什么不给我他的驾照。我再催,他终于发给我他驾照,可是非常模糊。

我后来想了想,有了全年支票,工作信和驾照,也差不多了,我以前租公寓时别人也没问我要那么多证明材料。我的侥幸心理注定我将成为一个命运多舛的房东。终于等到进账的日子,我拿着房租支票到我的银行进账,一切顺利。可是一周以后,我在网上银行查账,赫然发现他的支票跳票了。



我的第一笔房租就跳票了,苍天啊大地啊,我想躺着赚钱的美梦啊。我马上找他理论,他说,他忘了进他的工资支票到银行。他说他提了现金给我。正好我的钢琴还没搬,他愿意帮我搬到新家,顺便带钱给我。他态度很好,似乎不是故意的。搬钢琴没三四个人怎么搬,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忽悠我的。

几分钟后,他的皮卡就到了,结巴和年轻人两个一起跳下车。他们两个还真是把笨重的钢琴给我拖来了,他们俩个从车上下钢琴,脸都涨红了。钢琴落地那一刹那,结巴说,再,再,再也不搬钢琴了,这辈子都不搬了。

年轻人弯着腰,似乎要栽倒了,看样子累得不轻,我突然心就软了。马上过去帮忙。还好钢琴是有轮子的。在平地就可以推着,结巴说,在平地,这,这,容易多了。安置好钢琴,我伸出手,和他俩握手表示感谢。

日子轻轻静静的,仿佛没有波浪的河面。可是在这看似平静的河面下也许隐藏着各种危机。我是那个撑着篙划着小船的人,不知道何时何地我和我的小船就被风浪打翻了,有时我是那么无助,有时我真想呐喊。

快到月头收租日时,我提前两天给结巴发提醒,我说,这是一个善意的提醒,一号我将去银行存你的支票,请保证那天你银行有充分的钱在上面,以免跳票发生。他很快回应说谢谢。既然提醒也提醒了,对方也回应了,我就大大方方进账了。可是,一周以后,可怕的事又发生了。再一次跳票了。


当跳票成为常态,作为一名房东,噩梦才刚刚开始。我迅速联系结巴。我想如果是我两次跳票,我内心肯定是虚弱和愧疚的。可他不是我,他也不会走我的思想和心路历程。我说,你打算怎么处理,他说我给你email transfer。我说,不行,只收现金。我马上去你住处收。他说,别来,我在曼尼托巴呢。他奶奶的,我心里骂道,居然跟我玩起躲猫猫了。

我迅速扑捉到,真正的游戏之旅开始了。从第一次跳票开始,他就开始试探我的底线,虽然我没透露我是第一次当房东,很明显,我是一个面善,眼睛里泛着慈悲之光的人。难道这样的人就一定会被欺负吗?难道我最初的通融都是错误的?难道我侥幸没看他的信用报告真的会铸下大错吗?怎么办?怎么办?我冷静下来,既然他人在外省,我只能接受email transfer,否则我又能怎样呢?

他问我要了email,并设了密码。他说他找有网络的地方给我转钱过来。我说好的,我等着。就这样,我等着,我就真地等得花儿快谢了,每半小时看一下手机,可是真的没有邮件,没有任何进账的提醒。气愤啊,一股无名火在胸内燃烧。我找到bc省驱逐租客的notice,边填表边嘀咕,是你逼我的,我本良人,如今要变强悍。



我迅速填好表格,送到我那可怜的房子。为什么,我感觉我的房子就像被我不幸嫁掉的女儿,她无助,她在等待我的救援。开门的是年轻人,他说结巴在外省。我把赶他们的通知递给年轻人,他瞥了一眼,脸色突变,我马上开溜。还在路上就听到手机短信的声音,回家一看结巴在短信里骂我。他不按时交租,反到说,如果我赶他们,他就告我暖炉和热水不工作,一副不讲理的架势。

我突然想起前不久看到的一个新闻,一个老赖租客白住房东的房子一年多,房东根本没办法赶走,老赖的惯用伎俩就是说房子有问题,一会说空调有问题,一会说洗衣机有问题,一会又说没换空气过滤网,空气质量不好,让他生病了。没想到,这种事落到我头上了,怎么办呢?我是真没办法赶走他吗?可是他赖着不交租怎么办呢?

我专门用差不多一个小时和结巴短信沟通,最后他说容我给他几天时间,待他回来一定交租,他说他喜欢我的房子,不要赶他们走。我经不起他的哀求,答应了,本来一场血雨腥风就悄然落幕了。

后来他果然交了租,还送给我一个电炉,一个冰箱,一个卫生间洗手台,他说这些东西都是他工作的地方得到的,免费的,别人都没怎么用,这些正好我装地下室用得找。

现在我的租客还是会拖租金,各种理由,不过总还是挤牙膏一样慢慢交了。稀里糊涂也快一年了,有多少次我都想赶走他们,可是我没那个本事,我退而求其次,只要他们每月给我租金,拖就拖点吧。如今,求一个好租客比登天都难,我必须识时务。我也准备了涨租金表格,只要满一年了,我就涨一点。我提前三个月送达他,我也只是涨了50块钱,意思一下而已,连法定的涨价比例都没达到,不知道为何我总是心软,涨价表格也是一推再推才填了给他。有一次,租客和我联系说,我是一个好房东,我没有回复他,因为他不算一个好房客,我一次又一次容忍他拖欠和编理由,有时感觉累。可我也并不指望他走了下次我会遇到好房客,因为这是加拿大,法律保护租客胜过保护房东。房东和租客的战斗是被上升到人权范畴的。房东人数和租客人数相比必定是少数,而大量的租客手中握有选票,当政的自然向着他们。有时细思量感觉房东才是伟大的一小群人,分担本应该政府肩负的责任。我们房东辛辛苦苦攒钱买房,背贷款,背风险,房子给租客住,替政府解决无家可归的难题,房东不见得得到应有的回报。

最近温哥华的新市长上台了,第一件事就是打压温哥华的房价,这个市长自己租房30年,是个老租客,他说他要进一步保护租客利益。我听到这个新闻心都凉了。从外国买家税,到空置税,现在又新加了一个投机税。大温房东的日子雪上加霜,如今又来了一个支持租客利益的市长。纵观全加拿大,房东一片哀嚎,凡是政策都具有借鉴性,对温哥华的打压会波及到其他省份。房东本是同根生,一荣具荣,一损俱损。只有做了房东,才更懂什么是加拿大。也许有一天,期盼那一天,法律开始保护房东,更多的房东形成组织,甚至我期待有先行者建立一个数据库,把所有信用不好的租客名字等个人信息输入,一旦这些坏蛋进了黑名单,只要房东查询名字,就没有人再租房子给他们,如此这些人不会再祸害下一个房东了。

阅读:


5条评论

Gravatar Image

你的房客真不算最坏的,我的房客这一年的斗争我连想提他们的力气都没了,对呀这是加拿大是在往共产主义道路上挺进呢!


Gravatar Image

你的房客真不算最坏的,我的房客这一年的斗争我连想提他们的力气都没了,对呀这是加拿大是在往共产主义道路上挺进呢!


Gravatar Image

如果重新来过,你会再出租吗?如果会,你会如何做呢?


Gravatar Image

如果重新来过,我会等看到信用记录再决定是否出租,我当时是急了一点,也是新手房东的学习之路。


Gravatar Image

新房东筛选租客的经验不足,不知道什么是重点,还有房贷的很大压力急于尽快出租,容易忽视筛选的关键步骤。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或者,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