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圈的故事 - 女流不比男儿差之买房到建房的纪实 ( 二)


作者:天使娘娘


新旧两年,写出我建房的种种问题,希望让想建房的人有所了解,从中吸取教训。  

不觉已在这房住了几年,住客也换了几拨了,我也成了单身母亲。住下慢慢发现很多问题,比如由于房子的宽度,中间的支撑力不够,房子两边向中间倾斜有几吋的斜度;这个区以前是白蚁区,房子很多木头被白蚁咬通心的等等。最要命的是土库入水,修了几次都没作用,外面下大雨,土库成水塘,百年老房子,功能全坏了。虽然房子出租没放空过,也减轻我不少负担,但频于奔命的各种问题,压在一个还要带小女孩的女人身上,真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这也迫使我要考虑房子去向及今后的方向。我询问了很多装修师傅,都说,普通正常的换个地板,或弄个墙壁等没什么作用,几年后还是回到倾斜;土库想不漏就要沿着房子周围深挖下去做防水工程,价格也不轻,而且很多木柱都给蛀通,拆也危险。在这种情况下,我产生重建的念头。


冠名赞助商: Jason Ji (姬) 房屋汽车保险


早期移民并不象近期移民那样,有学历有能力有钱力,即使不具备三样,多数也是具备其中两 项的成功人士。当年,我却只带着一双手两箱衣服被子,还有离职费换成的仅仅一千加币,还有一颗想改变生活,想看看外边世界怎么样的心,踏上多倫多的土地。                                               


钻石赞助商:


目标确定,开始搜查资料,了解重建的各种问题。另一方面考虑资金问题,重建需要几十万。我找银行,银行拆建不贷款,抱有目标却难以实行。就这样,无情的岁月又偷偷溜走,女儿 angel 也长成亭亭玉立的姑娘,也可以帮妈妈干点小活。有人打电话来租房,她也可以用国语去沟通(小时候读中文, 她去读国语班,在家和我说粤语),让人来看房。看着长大的女儿,我更要给她做榜样,我告诉她,我们穷点没关系,我们要自尊自爱,努力,勤奋,求变,自身去创造财富,追求梦想。让她和妈妈一起努力,把破房变新房。                                                            

这时,房屋市场已开始热起来,房价悄悄在爬升,每年政府的地税单都告诉你,你的房子升了多少多少。对于我们这些没有超强投资意识,也没有能力拥有多套房子从买卖中获利的人,税单只是告诉我们又要多给税了。百年老房就好象年老色衰,百病缠身的老人,不停要冶疗,现却说谁要他都是个宝,会有很多财产。当时市场还未热到挂牌就有人抢的程度,基本上成交价还是低于标价。我年年和政府交涉,甚至上诉,虽然每年都帮我调整了,可是新一年又大幅调高,几年后,我也麻木了,就不是多给点税吗?我给,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了。我还是不停从报纸中找能帮我建房子的人,也从中了解到很多建房的要素。                                                

机会来了。07年有一天,我也拿着报纸一个个电话打去,其中有个装修公司老板,( 所谓公司,其实是一个有经验的请几个人做工,又叫公司) 答应来帮我看看,估个价给我。星期天,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姓吳男子依约来到我家,他说他在福建也是帮人建房子的,在这,自己做也有好几年了。他前前后后走了一圈,说可以帮我建,没钱没关系,只要我能给他第一笔资金,房子建成就再用新房申请加大贷款,再给他第二笔资金。通过这次交谈,心里更有底。随后,他带我去见他的相熟设计师,我从设计师那里也了解到怎样从政府获批的建筑图到要达到我心中图纸要求的做法。房屋初步蓝图逐渐在心中形成。                                                                                    

我在很多问题还未弄清楚,也不知这吳师傅可不可靠之前,我也不敢冒然行动。我一边去看吴师傅做过的装修工程,一边去银行了解钱的问题,吳师傅还带来一个朋友介绍给我认识,原来是他的客户,帮他做装修工程做多了成了朋友。这A先生是在市府工作,已半退休状态的,他是香港人,他说吳师傅老实人好,如果我把工程给他做,我有什么问题都会帮我(后来建房中发生很多问题,他帮了大忙)。                                                                                                                      

这时隔壁邻居破旧的房子挂牌,开价67万独立房,无人问津,过了几个月降到55万,我也去凑热闹,苦于没钱,不敢出高价,结果比我高出一万的福建人以50万买走。那时买不到我也无所谓,其实我根本就没这首期,只是不太相信那比我房子更破旧(但比我房子大)的房子能卖那么贵,测试一下我投那么多钱去建房值不值。新房东是福建人,也是做装修,买来自己装修用来出租。我一有空就去看他装修,和他聊,看他木头搭木头,挺有趣的,几个月后房子大变样。我的决心也下了。他的设计师是一个香港来的女人,见过几次。我就问了她一些情况,她知我有意拆建,希望我让她来做,知她有自己的设计师楼,也是在这毕业有设计师牌的。于是我就让她来设计。   

我房子两层只有1500呎,房子与两边房就象凹字,我要加大和两边房子拉成一字,后园原来房子从中间分开一半长一半短的,我屋后也要拉平,这样房子就成长方形了,房屋地面积就增加400多呎,再加建一层,土库要升高有窗户。设计师说,这样房子总面积比原来增加百之九十,比政府规定百之十几多很多,恐怕很难批,而且要经过社区委员会批准的。我说要么不做,要做就尽可能做到最大。花钱花精力,改变不大不如不做。我说我们要做什么准备,我配合。                                              

我马上请人重新做了新的地则图。我原来门口有一个针松树,以前天天浇水,希望它绿油油,粗壮,现我盼它自动死亡,树不除掉,我房子就不能向前盖。我只要好申请砍树,跑政府部门也跑好几次,我英文应付不了,只好让女儿跑,不斷用新房来引诱她的热情参与。政府还要我们确保以后再种上一棵树(按图纸建好根本就没地方种树,我不管以后怎样,先解决现问题)。就这样连罚款及请人砍树,也前后花了三千多块。第二件事,就是向邻居派发信件,签名支持我建房。我平时和邻居关系不错,这也没问题。设计师送上第一稿图纸。我的妈呀!(我可能选错设计师了)她把我当富豪来设计我的房子,一层千呎大厅,楼梯在中间 ,她忘记我的房子是作为入息屋的要求了。重新将我心里房屋的蓝图告诉她,我这区最高不能超 12 米高。原来她设计是一楼十呎,二.三楼各八呎,.屋顶七呎,我要她改成九.八.八、八,这样将来我可将屋顶改成阁楼房。图纸总共改了四次,总算完成。送进政府部门审查,等社区中心委员会批准,排期要一年。在这期间,政府还要我对和我后院连在一起的,邻居家的车厘子树作保证,怕我建房会伤到这树根。没办法,我只能又请树专家来给这棵树作全身检查。加拿大,医生经常告诫大家要定期检查身体。现才知,树也要检查身体。检查费加要出报告给政府又是一千五百加币了。                        

 2010年5月的一天,我心情忐忑不安,设计师去社会区中心开会,向委员们展示建房的理由,及对社区的影响。下午一点多,设计师来电话,告诉我,7个委员5个同意2个反对,通过了,反对见鬼去吧,我高兴极了。人人都说我很幸运,加建大了差不多一倍也能通过。后来还收到这区的议员祝贺信,说给社区带新气象,提高社区房子的价值等等,那段时间乐开花,母女两总是想着住进新房的情景。一个月后,拿到批出的图纸,忙了一年,终于尘埃落定了。                                               

从通过这天,我就在考虑帮我建房的人。我找到吳师傅,他还愿意按两年多前给的价钱帮我做,邻居也想接这生意,但他给我的价钱比吳师傅贵了十万多。还有另两家小公司也愿意建,几家都不是大公司,建整座房子也是没经验,都有风险。既然都要担风险,风险也是无法估计的,我只能从目前的情况来决定了。我选了吳师傅,起草了份合约,明确我的要求,不是图纸子上政府所批的布局,而是我自己画的简图。吳师傅同意先按批出图纸完成,政府验收后,马上按我要求来改建。其实也不难,当初设计时,我已从这个方面去考虑的,楼梯靠边,门口开大,进门右边一个门就把一层隔开成独立了;顺楼梯而上到二层,中间分隔,也成两套独立公寓了;再直上三楼,也是两套,前套大点,后套要留通道小点。我们没有请律师,只是我们互签名,他儿子和我女儿做了见证人。我也拿房子去重押申请贷款,我房子早已还清,所以很快就批给我26万了。一切准备就绪,我也要搬家了。                                                                            

原定八月开工,和女儿搬家,我发生意外,不小心摔跤,我傍晚摔跤并不想去医院,后来痛得无法忍,只好把女儿叫醒去急诊,马上拍片,才知盆骨摔断了,马上要手术。清楚记得8月5晚上动术时,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女儿已去CNE上班也不知我进手术室。在进入手术室时,心想如果出不来,我女儿能把房子盖起来吗?醒来已在病房的床上。过了几天昏昏沉沉的日子,精神好点马上联系搬家公司把东西全搬到仓库,在医院医生说要住四个星期才能回家,我三个星期就要求回家,医生让护士告诉我,在家里怎样做好各种防护措施,叫我买手杖等才让我出院。

住到租来独立的半高土库,休息两天。又开始处理房子的事了,柱着拐杖.向自家房子走去,走几步休息一会,停停走走,五分钟的路走出二十分钟,(从此对那些柱着拐杖或坐輪椅的人特别忍让)看到屋里一片乱七八糟,该搬的没搬.不该搬的却又放仓库,真的无语。女儿还不太懂,帮她忙的也是小青年,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不能怪她们啊。算了,什么都不要,拆吧。                                              

九月过了几天,吳师傅带了几个人过来拆房子。很快,屋顶及二楼都没了。由于走路不方便,我就没去看他们拆房。一星期后,突然接到设计师的电话,说 inspector 来电话说,要我们马上停工,吓得我心快跳出来。赶紧了解怎么回事,一看,麻烦大了。原来我房子另外一边是和葡萄牙邻居房子连在一起,他们建房之初,(拆房前两个月,曾有一个50岁左右的白人妇女上门, 说是她爷爷盖的房子,说这房子是这一排房子中最早建的)他们的房子完全借我房子的墙,自己是没墙的,所以吳师傅拆二楼靠那边的墙,一下子就把他们的厨房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投诉政府,又是找律师又说不能住要住旅馆等等,结果出现要全面停工。这是我大意了,1)以为建筑商什么也该知道,没考虑到他一点英文都不懂,平常是儿子在帮他处理,那天儿子不在,邻居和他说,叫他停下来,他听不懂,却又自以为是,以为我房子的木头全给白蚁蛀坏了,拆了弄成全新更好。2)设计师没有同建筑商很好的沟通,不够负责任,只是图纸通过拿到建筑批文就不管了。我和他儿子Jason马上去和他们沟通道歉,答应马上帮他们弄好,男主人很好说话,女的就多要求,我咬紧牙关,这情况下什么都要答应她,我不想建房卡在这里。她挑了个很好的厨柜,价钱让我心疼。最后,我让Jason帮她弄全新的厨房,还帮他们把墙弄上。总算把邻居安抚好。吳师傅说成本多很多,不太愿意。虽说问题出在他们身上,我可以不管,但考虑以后还需要他们尽心尽力帮我把房子弄好,我答应出一部份材料钱,这样我又多花了两千加元了。                                                                                                                                                    

当时我还不知问题的严重性,以为把邻居搞妥就可以开工,继续建我的房子。等了一个多月,还未能收到可以开工的通知,就叫设计师去了解,设计师报来的消息,对我简直是晴天霹雳。建筑部门说我的房子已改变建筑性质,从加建变成盖全新房子了,两边墙是不可以拆的。而盖全新房子就要靠里缩小,留公用面积要多。我真是晕了,盖比原来房子更小,干嘛要盖呢,我可不甘心啊。我叫设计师先不要改图纸,让我再好好想想。我找到A先生,看看他有什么办法。他叫我陈述理由给政府,最好由设计师递上去。为此我又要请工程师从咸美顿出来,检查我房子,写报告给政府,出门费就要500,再加写报告费用又花1500。设计师说不是她的责任,现要重新画图又要钱。我的妈呀!花钱象流水有去没回头。那银行借的钱给我胆量,豁出去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A先生觉得那设计师的报告写不到点子,英文用词不够准确,他要我女儿来做,Angel还没有完成学业,她虽不愿意也必须要做了,一次次写好传给A 先生,和他讨论怎样合适,根据A 先生建议,我们向市政府办公室申诉,这也靠女儿去不停打电话,去email,有关的各部门经理都找到。那时,真的很难,我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好,也没了租金收入还要交租,女儿为此不断打工,却误了学习,大学也上不了。和政府不停沟通,女儿也做到怕,不愿意了,她哭着说:妈妈不要做了。她说要告建筑商,问题是他弄出来的;要炒设计师,文句也写不好。她压力太大。其实,我也快崩溃了,但我不可以。我只好鼓励她,开导她,告建筑商不是不可以,理也在我们这边,但要知道这种官司打到什么时候才了结,就算胜了,他有钱给吗?房子现只是块烂地,什么时候才能盖起来,你想整天看着块烂地吗?他们从中国来,不懂,好心办坏事,不到最后我也不想打官司,现在要做的是怎样解决问题。女儿啊,这也是人生经验。你真不想做,我请人做,房子盖好你就别回来住了。这样,女儿又重新振作。经过大家努力,最后,政府同意按原设计图纸大小,但要改加有车库。还要经社区委员会讨论批核,我考虑一下还是不同意,因为我屋前没园子,车库在土库,坡度陡,不成;建在一楼浪费地方,挡住土库,又会很黑见不到阳光。这次社区委员会7人有四个不同意,说我面积超太多而否决的我申请。我决定打官司上诉,A先生和其他人都说:你请得起律师吗?你請得起环境评估的人吗?你现是与政府部门打官司啊。我就是一根筋,不碰死不回头,我只是想,如果输了也不过是按政府要求盖车库,总比什么也不做好吧。现什么也不想,先递交上诉书。                                  

上诉排在 2012 年3月,开头不去想,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想起就郁闷。开庭一天天近,还是不知该怎么做。又请教 A 先生,A先生也没办法,他鼓励我自辩,他说帮我做翻译。请不起律师,就是死,我也只能自己冲锋陷阵了。草稿写了一遍又一遍,改了又改。到上庭那刻,我还是有点糊涂。在OMB庄严肃穆的法庭,我们:建筑商父子,设计师,A 先生和我和女儿,还有两个朋友。我们早早就安静入座,等候法官到来。一个穿着法官黑袍,深啡色头发,白皮肤的女法官进来,我们全站起来,法官坐上那高台,我们又坐下来。开庭,A 先生简单解释一下,就让我站到那个围起半圈的围栏里,手按圣经起誓,A 先生读一句,我就跟着念一句,太紧张,念什么也不清楚。念完了,还呆呆的站着,A 先生提醒我两次,我才想起要做什么。赶紧把讲稿拿在手,把一袋材料给法官。首先,我将目前房屋的现况及为什么要全部拆除重建的理由陈述。房屋被白蚁全蛀通,非常危险,万一墙倒下,压着邻居怎么办,伤了人谁负责任,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所以我必须这样做。我把工程师的报告,及拍摄的照片给法官;其次,认为社区委员会第二次拒批不合理,因为从地面积到高度并没有改变,为什么第一次通过而这次又不通过,从两次合起来8比6,也是同意的占比例高。这区的议员也来信祝贺,说我房屋重建给社区带来新气象,给这区房子带来增值,把议员信递上去。最后就打同情牌,说为这房子弄得我们多惨,都快要有忧郁症了,等等,说了快一小时。最后,法官把我的材料看了一遍,她说:她非常同情我们,如果我要打官司,我是付不起的,要做城市环境评估,社区影响等等,都需要花很大笔钱请人。她说,她现不做判决,给我多三个月时间去和政府部门沟通,政府给她的材料里并没有断然推翻以前所批出的决定。她叫我女儿,把最后决定Email 给她。真幸运,又给我带来希望。我们非常感谢女法官。                                                                                            

接下来几个月,A 先生也帮我去主要部门了解,我们应该再做什么工作,我女儿又再开始按 A 先生和我的要求,不停的打电话、找人或Email ,很快三个月过去,angel 只能向法官再申请多几个月限期。从部门每一级的工作人员到经理,更高级的经理都找到,到最后找到第一把手,他是个中国人,我也打电话给他,他已知整件事了,他答应叫下面的人重新审核我的申请,很快就要我们重新画图递上去,靠邻居那堵墙全改成大块水泥砖由底到顶。建筑商叫苦,说这一改多了一万成本,我才不管,尽量按政府要求。最后,全部通过,但就是无人敢在批文上签字,因为有社区的反对,谁也怕负责任。我只好又再次打电话给最高的头,那中国人,他叫我不要急,他会处理的。过了一星期,就取到批文了,听说是那个头头签的名。这时,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                                                                                                                                        

 隔了两年,又重新开工了。现全由儿子Jason 来管了。 他把建房子判给了西人来做,西人做事熟练迅速,开来大车水泥,很快就打好地基,四周做好防水设施,土库四周也用砖,或钢筋水泥倒模,土库基本成型了。由于冬天,水泥也需时日干,只好暂停施工了。开春天气暖,他们又开始工作,平时,两三个人在工作,每到六日这两天就多十个八个人来开工,听工头讲,这些人都是正式建筑工人,周未来赚外快。这些人做得又快又好。很快整个房子的架子已成型了。我很兴奋,天天有空就往那跑,看着房子一天天的长大,那种美妙心情无法形容。                                                                                                                                                   

房子前后要砌上红砖,这时 Jason突然告诉我,收到安全局的通知,门前那高压线离房子太近,不安全施工,电业局也不供电给我们。心又突然丢到冰窖里,全身都冷了,真是好事多磨。电业局给我们发的通告,如果要移动高压线,费用起码三万多。真是窦娥也没我冤,这电线杆,这高压线关我什么事啊。我找议员申诉,找有关部门申诉,找到电业局局长,也是认为这不是我的责任,但要现在移动,他们没计划没预算,如果我要变动就只能自己付钱,还要等安排。真没折,只能先把内部装修好再作打算。我还要忙着选地板,厕所材料及厨柜,厨板.等不少工作做。眼着整座房子快完工,外墙还不能上红砖,急死人。我叫Jason 赶紧想办法,我可付不起3万多不该花的钱。他告诉我:西人想到的办法了,他们会在长周末,多几个人一起来偷偷的把砖砌上,假期安全局不会出巡的。国庆节长周末的前一天,几个西人就在屋前塔架子,又用大片大片的防雨胶布挡住外面视线,大堆的红砖运来摆好,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第二天早上,来了十个人,一齐开始工作,很快,下午五点前,前面那堵墙从底到顶全铺上红砖。我吊起的心全放下,真正的放下了。                                                                                                    

整座房子外边全完成,红色的砖墙,白色窗户,白色两边门开的大门,深灰色的屋顶,漂亮极了。现就等内部装修,水电冷暖气也请有牌的人来做,装修的人把洗手间弄好,铺上深啡色地板,基本大功告成,静等政府验收。我又去银行加大贷款,连同原来贷款,我欠银行49万了,有房子在就不用怕。政府的验收也通过。我天天催促Jason 赶紧帮我把出租套房弄好,八月底我不续约租的地方。房子间格还未弄好,我和女儿搬回自己房屋,床垫放地上,东西摆角落,很开心的在自己家里生活。我要他们先把二楼二套公寓装修好,就这样从2013九月中旬搬进第一户(这户今年要结婚才搬走),10月1 日搬入第二户,到11月,二三楼四套小小的二房一厅全租出去。土库留一小片地方作为水房暖气房外,四角分别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窗户,中间一个大的公用地方连厨房,也很容易就租出了,有两个住到现在都没搬走,而且特干净,从不用我操心搞卫生,我给他们的奖励就是不加租。                                                                                    

从09年开始画设计图,到搬回建好的房子,整整四年,比买楼花到收楼的时间还长。14年我又把楼顶装修成阁楼房用来做Airbnb。  现在收入可观,辛苦值得,通过这房子,我从贫穷低收入,华丽的转身,跨步迈进中等收入,成为中产阶层了,15年又在 Cityplace  买了一套顶搂能看湖景的二房一厅做AirBnB。          

房屋只要根据自己能力,去选购,慢慢积累,是你的一笔很大的财富。新年尹始,你和我将在房东的路上越走越远,有房东群给我们撑腰,有村长和村委们的指导,我们都能更上层楼。新年好! 

 


"房东圈的故事"
征文截至时间:
2017年1月15日

投稿请e-mail:editor@58fd.ca  

邮件主题里注明 "房东圈的故事" 征文和文章标题 。请勿一稿多投。文章里请注明作者署名和联系方式。

通过房东群群友投票,朋友圈点赞,选出优胜者。还没有加入房东群,想参加征文大赛,请到页面底部扫码加入。

一等奖 1名 奖金 $588

二等奖 2名 奖金 $258

三等奖 3名 奖金 $158

特别奖2项:

房东网最高阅读量奖 $58

朋友圈最多点赞奖    $58

阅读:

2条评论

Gravatar Image

佩服天使娘娘!写的真实有料!


Gravatar Image

非常佩服您的坚强与毅力。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或者,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