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圈的故事 - 天下最烂房客


作者:司徒伟群


前几日看到房东网的征文启事,脑海里马上浮现出美国电视真人秀《天下最烂房客》(World's  Worst  Tenant中的情景, 那是我在健身房跑步机上跑步时最爱看的节目。哎,这个很具娱乐性的真人秀,后来还鬼使神差地让我将从中学到的摆平烂房客的技巧运用到实践中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冠名赞助商: Jason Ji (姬) 房屋汽车保险


2013年夏末,我和太太带着儿子去澳大利亚,从多伦多前往悉尼,需要在洛杉矶转机,于是借机在洛杉矶停留一周,顺道探望我家在加州桔县的老朋友君浩一家。君浩与我相识三十年,他太太又是我太太的同学,因此招待我们十分热情,住在他家,完全就是宾至如归的感觉。他说,洛杉矶两天就看完了,我们一起到拉斯维加斯和亚利桑纳的大峡谷去玩几天,而且他家在拉斯维加斯有一批出租的房产,他一个人还不太敢去,知道我是老房东,对这事情感兴趣,这次恰好我也可以一起去看看。


钻石赞助商:


君浩告诉我,那五套由独立屋及公寓构成的出租屋,都是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和房地产市场崩溃时,在地产经纪怂恿下,以六万至十多万美元的低价购入。从开价、签约成交到出租,全部由地产经纪包办,五年了,他甚至从来没有去亲眼看过自己家的房子。

那天清晨开着辆租来的厢型车(mini van)上路了,驾车的事情我负责,他生意上的事情多,不时要接个电话。可是,其中一个电话不是他客户打来的,而是他家在拉斯维加斯聘用的经纪。那位经纪在电话里对君浩说,有幢房子的空调机坏了,在不断滴水,需要修理。君浩回答,一切等他看过了再作决定。

回过头来,君浩和我商量,是最先去那幢出问题的房子,还是最后去看?我建议,最后去,因为可能会花很多时间,我们到达拉斯维加斯已经下午,要是在那花掉几小时,天黑后,别处房子就看不成了。他略一思索说,就那么办。

先去看的那几套房子,多多少少有点问题,不是杂树野草疯长得窗户都被封住,就是车库门被撞瘪了一块,但是对我这个见怪不怪的老资格房东来说,出租屋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所以前四套房子看下来,算是波澜不惊。

天擦黑时分,我们终于来到了此行的最后一站。汽车一进入那个小区,就感觉不对头,在路上行走的,或者站在街角无所事事的,那直勾勾望你的眼神就分明告诉你:“你们这些家伙来这干吗?你们不属于这里。”

君浩也是走南闯北的老江湖,看到这情形即刻说,把车停远点,家眷都留在车上别动,车门锁了,就我们俩过去。

走到门口时,便看到一名深色皮肤青年男子懒洋洋倚在门廊柱子上抽大麻,并声音含糊的问到:“你们是房管吗(Are you guys property management )?”一句话提醒了我,以什么样的身份和态度对付这些人。接过话头,我答:“是啊,我们是房管。”

那家伙慢吞吞推开他身后的大门让我们进入。只见里面漆黑一片,刚跨进去,就差点被绊一跤,定睛一瞧,原来地上躺着个人。扭开灯,客厅地毯上躺着两个,沙发上躺着的那个还在喝酒。另一个中年男子跌跌撞撞走过来对我们说,他是承租人。

这时听到有人敲门,由于我就站在门背处,顺手便把门拉开。来者是个眼神混浊的男子,一声不吭,递给我一张面额20美元的钞票。那个自称的承租人抢上一步,一把将那个家伙推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把门关上,然后尴尬地对我们说,那是个神经病,不用理他。                                                                                                    

我用中文低声对君浩说,坏了,这是个毒窟,里面全是瘾君子,兼零售毒品,天晓得是不是还在这制毒,你说怎么对付他们。君浩说破财消灾吧,尽快把他们都弄走,就好。我又问他,看过那个真人秀电视节目《天下最烂房客》里怎么因应这类毒虫房客的吗,他回答没有看过。我说那好,让我来,用警察吓唬他们,同时利诱,你觉得给多少钱便能打发他们滚蛋。君浩稍微思考了下回答,就两个月房租5000美金 吧。

我俩一分钟便商量妥当怎么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我压抑住紧张心情,鼓起勇气,正色对那个承租人说;“伙计,我们可是当了很多年房管的,能瞧不出来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吗?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立即打电话给警察,把你们全捉到大牢里去,二是给你5000块,你给我们一星期内就滚蛋。”

那个看上去像是南美人的家伙还在犹豫,我接着给他加了把火道:“5000块美元现金啊,或者在班房里蹲上俩月。”他望了我俩一眼,嚅嗫说:“好吧,我要那5000块。七天后搬走。”

君浩接上去对他说:“我们的代理一周后会来检查,确定你们都离开了,他会给你一张现金支票。”

其实,我和君浩当时心情都恐慌得一塌糊涂,贩毒的人心狠手辣,身上还往往藏着枪械。但我们不能露出丝毫胆怯,依然硬着头皮,装得像个老练的房管那样,煞有介事的到屋内巡视一番,还责问那承租的,怎么把冷气机搞坏的。

等我俩终于得以离开那个毒窟,君浩长出了口气道,一身冷汗令衣服湿透,我也说真想立即逃跑呢。

美国干房管property management  那行的,基本黑白两道都混,身上又有点匪气,亦正亦邪,不然压不住那些刁蛮的恶房客。君浩分析,我俩都长的高大,均一米八几的个子,皮肤黝黑,所以那些家伙误认我们是房管,要不,他们才不把我们放眼里。可是,我问君浩,我俩身上有匪气吗?我俩都是读书人出身啊。君浩和我互相望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回到车上,家眷们听闻此事,不寒而栗,好险啊。

君浩算了笔金钱账,如果把警察叫来,那幢房子就成了罪案现场,搞不好要被封数月,还弄得家喻户晓,以后别人一Google,这个毒窟地址立即弹出来,好人家没人敢来租赁,想卖掉也会遭潜在的买家杀价,亏掉几万块都可能,给他们5000块叫他们尽快走人,最合算。

拉斯维加斯五星级酒店内钢琴酒吧的靡靡之音,剧场里的精彩表演,一顿顿丰盛餐点,壮丽恢弘的大峡谷,使我们将毒窟事件抛到脑后,在整个行程中,再没有提起那事情。

一直到我们抵达澳大利亚数日后,君浩才发电子邮件告诉我们,那帮毒虫未食言,按时离开的,5000美元也照付给他们,但他抱怨后,那个代理他家的地产经纪行支付了其中的一半。

君浩家那幢土黄色外墙的房子还在吗?对了,我有空要在微信上问问他。

        


"房东圈的故事"
征文截至时间:
2017年1月15日

投稿请e-mail:editor@58fd.ca  

邮件主题里注明 "房东圈的故事" 征文和文章标题 。请勿一稿多投。文章里请注明作者署名和联系方式。

通过房东群群友投票,朋友圈点赞,选出优胜者。还没有加入房东群,想参加征文大赛,请到页面底部扫码加入。

一等奖 1名 奖金 $588

二等奖 2名 奖金 $258

三等奖 3名 奖金 $158

特别奖2项:

房东网最高阅读量奖 $58

朋友圈最多点赞奖    $58

阅读:

1条评论

Gravatar Image

讲故事的高手。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或者,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