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输得这么惨?


------2018年大多地区市选的观察与反思

作者:山蛟龙

 

2018年市政选举于1022日落下了帷幕,迎来了人们期盼已久的和许多候选人为之努力几个月的结果。

不过,不得不说,这次市政选举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特别是大多及周边地区),甚至可以说是令人大失所望的。这个结果是大陆华人参选人全军覆没,没有一个成功当选。

在市选之前的八月份,本人曾写了一篇文章并于915日发表于51网,题目是《热参选,冷思考》。坦诚一点来说,本人在写那篇文章时就预感到结果有可能不好。不过,说实在,虽然预感到结果不会很好,但根本、绝对、完全没有想到结果会差到如此地步,万万想不到会全军覆没,特别是大陆华人当中几个呼声很高的“种子”选手,居然也全部遭遇滑铁卢。

虽然这个选举不关我什么事,但结果揭晓的那天晚上,我可能比那些落选的候选人心情还要难受。作为大陆华人一员,我应该算是参与选举、观察选举比较早的。虽然本人入籍还不到10年时间(09年入籍),但我自入籍之后,每一次选举都参与投票(不管是市选、省选还是联邦选),而且很早就开始从事选举义工工作(2011年就开始做义工,那时做义工还基本上看不到大陆华人)。我从投票到做义工,到看到越来越多的华人参与义工工作,到看到大陆华人参选。我是抱着欣喜的态度在观察华人在政治上的参与和进步。这次市选,这么多大陆华人参加竞选,是有历史意义的,我非常希望能够多几个人当选。

我睡不着的原因是分析和反思兵败的原因。

选举之后,在微信群里讨论,听到看到的更多的是指责与找借口,如大陆华人都比较“新”,没有经验,不当选很正常,当选了才令人意外------ 新、没有经验,似乎分析得也没什么问题,但这是一个借口(我要是反驳,不是也有新人当选吗?别的新人能当选,你为什么不能?);多伦多议员席位被砍,打乱竞选节奏,而且僧多粥少------似乎也有道理,但还是在找借口(我要是反驳,那除了多伦多市,其他城市的议员不是没有被砍,竞选的节奏也没有被打破吗?在多市当选的议员不是竞选节奏也被打乱、也同时面临议员人数减少的问题吗?);当选的都是incumbent的议员,新人很难有机会(不符合事实,还是有新人当选的,比如福特的侄儿Micheal Ford、还有赖封桂霞等人);投票率低(并不是事实,接近40%的投票率,在市政选举中是相当高的投票率了);竞选对手恶劣手段下三滥(不是每个候选人都有苦水吗?没当选就是被对手恶搞,当选者就是没有被恶搞?);等等。

有句俗话说得好:失败者找借口,成功者找原因。光看这些指责与借口,我感受到的更多的是悲哀。如果不反思选举失败的真正原因,而总把原因推到所谓的客观因素或对手身上去,大陆华人今后面对的还将是失败,永远的失败。

我在八月份写那篇《热参选、冷思考》时,我实际更着重于冷思考,但文章的标题被五一网给改成了《我看到大陆华人的参政热情越来越高了》,整篇文章的意思就变了,读者们根本无法看出重点所在。当初在写那篇文章时,在冷思考这部分,我不敢写的一点内容,也是我内心深处所担心的东西,这次很严重地反映在选举结果上,那就是大陆华人在政治路线上有点过于偏右了,跟加拿大主流的中间路线有点不搭调。这才是这次大败的根本原因,即表面看不见的深层次的原因。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大家去看各位候选人的政纲,基本上无外乎几样,如反对大麻合法化、反对在本市区售卖大麻、反对性教育课程、冻结或降低地税上升幅度、拒绝在本市区安置非法越境者等。这是典型的政治投机主义,把市选当作省选或是联邦选了,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市政选举所应该过多着墨之处(我也看了好几份西人候选人的政纲,没有一份有提到大麻或性教育课程等内容的,全是经济与民生的东西),而却成为华人候选人的主要政纲。在安省政治风气全面右转的时候,各位候选人全面地打出了所谓的保守政纲,有的候选人甚至不惜公开宣称退出自由党参选,怕的是被选民认为是自由党人而失去选票(虽然市政选举并不看党派)。这样的政纲,确实可以讨好相当部分的大陆华人选民。大陆华人已经把大麻当作了洪水猛兽。不过,从我个人观察twitter上许多中立的意见,大家对大麻的看法没有华人这么强烈,而只是认为推出有点过急、相关措施还未到位,即还没ready,比如在交通安全(麻驾)等的检查工具和手段上。即使象福特这种华人所认同的右派大佬都对大麻采取比自由党伪恩更为开放的态度,出台在所有公共场所均可以抽麻的规定,改变了伪恩自由党政府只可在私人场所抽麻的规定。即使象联邦保守党党领Andrew Sheer对大麻合法化也只能说若联邦保守党2019年上台将重审这个法案而不是取消这个法案,即大麻法已经既成事实了,最多仅仅能够做点修修补补的工作了。可见我们大陆华人候选人的政纲是只为迎合大陆华人选民而推出的。然而,选举必须靠大部分选民认可并投票才有机会胜出。即使在万锦这种华人占超过50%的比例的城市和社区,也并非所有华人都那么强烈地反大麻,特别是港澳华人对大麻就持有更开放的态度。再加上大陆华人有相当多的人并不关心政治和选举,投票的愿望并不积极。大陆华人候选人的失败似乎早就注定了。

其次,支持右冀候选人。安省保守党党领选举时,华人积极支持谭雅当安省保守党党领;这次市选华人积极支持Feith Goldy当多伦多市长(有的候选人居然为她鼓与呼)。基本上,这两个人是无法令大部分加拿大民众所接受的。福特都忍受不了谭雅,四个人参选党领,选后党内大团结,独独谭雅不受待见,难道没有原因?去看英文报纸,说得很清楚。但华人的观点是谭雅被左媒所陷害所抹黑。不过,看结果就知道,华人全力支持福特当党领当省长,而且在省选时,华人也有三位当上了省议员,结果一个厅长都没有。为什么知道吗?福特很聪明,政治机会主义是躲不过福特的眼睛,过于右倾并非福特所喜欢的。

第三,无理智地逢伪恩必骂逢小土豆必反,不管自由党做什么事都是错的,不分青红皂白地骂,完全失去理智地评判政治人物和政客的行为。不得不说伪恩和小土豆确实很差劲很让人失望,但并非每件事都是错的。从伪恩性教育这件事上来说,确实很过分很强势很霸道(不过,福特取消它的时候也同样很强势很过分很霸道),这也是她下台而且自由党不得人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不过,不得不说反性教育也反得有点过火,组织领导反性教的人后来全去参选了,这种事本人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好意思公开说),所谓反性教无非就是为自己积累政治资本而已,升斗小民被人卖了还为人数钱。本人也反对激进的性教育,但还是认为性教育课程过时了,有必要进行改革。在福特取消伪恩的性教育课程要恢复到98年的课程时,华人社区一片欢呼,真的有点可笑,许多人根本不知道伪恩性教育改革的内容,人云亦云,不知所云,搞不懂98年的课程对小孩的危害跟激进性教课程的危害,两者都是危害,为何态度就不一样?社会在发展,小孩学20年前没有任何防范网络欺凌、网络不良内容传播的危害等方面的东西,难道对小孩不是一样危险吗?

看到福特取消资金资助三个校区时也一片欢呼,而我的看法是福特已经陷入平衡预算的迷雾之中了,一点饲料钱不舍得花母鸡若饿死了,省那一点钱干屁?为了平衡预算而平衡预算是没有意义的。华人社区不去反思2015年哈勃丢掉政权的根本原因还一味地为福特的平衡预算乱砍开支而欢呼,也许四年后安省债务是有机会减到3000亿以下,问题是该花不花,丢掉政权之后,自由党上台债务很快增加到五千亿六千亿,现在砍那三亿的资金去平衡预算有什么屁意义也不懂?哈勃在2014年加拿大经济受全球石油价格下跌的影响而出现下滑时,不加大政府投资救经济于水火,而是着火入魔地去搞平衡预算,盈余个十几个亿然后沾沾自喜(给败家子小土豆塞牙逢都不够),自以为可以名垂青史,结果自由党小土豆上台,一年两百亿赤字也没搞好经济,搞得加拿大债台高筑。现在把责任全推到小土豆身上,哈勃和保守党就没有一点责任?哈勃不下台,加拿大不是就不会这么糟糕吗?不是就不会有什么政府赔偿三千万给恐怖分子、就不会让非法越境者无限制地进入加拿大来给加拿大国家和社会带来一团糟和巨大财政负担吗?一个国家变成现如今这样,执政和在野的两个主要政党都是有责任的。我们选民理性地来看待政治,给政党的候选人反映我们的关心和关注,让政客听到真正理性的声音,对国家对社会对自己对他人都是有利的。

要举的例子真的太多了,从这些例子中看到华人社区无理智地反自由党反小土豆,而把福特放个屁都当成香的,真的令人感到非常的悲哀。

这些市选的候选人被华人右冀势力所裹挟(要这些人做义工、要这些人的选票),然后陷入了政治机会主义泥潭。而加拿大民众还是很理性的,什么人可选,什么人不可选还是有自己的判断的。据我多年的观察,加拿大选民中间派还是占绝对多数,政治太左或太右都是不行的,太左了一定会往右转,太右了一定会往左转,有个自然平衡的力量的存在。

作为一个中间选民,我个人更担心的是加拿大极右。极左主义无非就是搞搞基抽抽麻、爱心泛滥关心全世界所谓的弱势群体、接收难民、关心气候变化、关心环境保护、关心男女平等特别关心女性权利等等,花纳税人的钱慷国家之慨去干无关自己国家和人民的事,这在小土豆身上表现得特别突出,很可恶,我不喜欢,这样的政客不能要,但他起码不令我害怕。爱搞基的人自己搞去爱抽麻的人自己抽去,一般不会侵犯到民众的利益。

然而极右是很可怕的,种族主义基本上会让移民没有生路的。举个例子,最近从联邦保守党里退党并成立了人民党的家伙Maxime Bernier就是个极右政客,非常地仇视移民。他最近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则推文,看得令人后背冒冷汗。他的推文是这样的:

Immigrants who don’t learn English, self-segregation, lack of communication and cultural integration, community tensions, etc.

This is where mass immigration, excessive diversity and radical multiculturalism lead: the balkanisation of our country into little tribes.

意思是:不学英语、自我隔离、缺乏交流和文化融入、造成社区紧张等的移民。

这是大规模移民、过度多元化和极端多元化主义所带来的后果;导致我们国家的巴尔干化,使之成为一个个小部落。“

如果不看其所评论的东西,你根本不知道他在说谁,问题是他是在评论BC省华人区店铺林立,中文标志横行的一则新闻。这反映着什么问题呢?反映着加拿大极右冀势力正在崛起。从省选、市选到联邦层面,加拿大都有极右冀势力在冒起,而且有一大堆的拥趸,这是令人担心的。

在美国床铺所带动的全球民粹主义兴起、右冀势力冒头的今天,若华人还在跟随着这样的潮流,今后受害的很可能是华人自己(在美华人已经受到床铺政策的深刻影响)。华人一直没明白,自己在加拿大是少数民族,多元文化是保护自己的最强大和最好的盾牌。

我希望这次市选的失利能够让更多对政治有兴趣的华人深刻思考,也许失利并不是坏事。能够反思并且看清方向,重整旗鼓再出发,也许会走得更好更顺。

我希望华人民众能够理性客观地看等政治人物以及其施政的措施,该表扬的该认可的还是要表扬要认可,该批评该谴责的还是要批评要谴责,要对事不对人,不能因为支持某个党某个人就此党此人什么都是好的都是对的,而不支持的党派或人就什么都是错的都是不好的。

我还希望华人在政治路线上反对左也要警惕右,要知道极左有害,极右更有害。历史上,极右的危害要比极左大得多。如果说极左只是让你损失金钱,那么极右有可能让你送命。

我希望大陆华人的参政者不但要团结华人选民,也要努力让本地选民认可你,这样你在政治上才会有希望,才会有更广阔和长远的路可走。

阅读:

山蛟龙财富管理

公司网站
个人博客
加我微信

 电话: 416-300-4768
 Email: cncacy@hotmail.com
 微信号: 14163004768


还没有评论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或者,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