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入党?


作者:陈勇

我参加选举投票做义工多年。在我过去的观念里,能够得到投票权就已经很满足了,有了选举权是非常让人幸福的。有了这个公民投票权和幸福感,我从来就没有得寸进尺的非份之想,幸福地每次遇到选举都会去投票。对于加入加拿大的某个政党,在成为公民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我连想都没想过。

后来,慢慢发现,加拿大的政治是少部分人玩的,即党员们在玩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加拿大是议会民主制的国家,即在议会里某个党派所占的议席多,哪个党派就获得政权,这在省级和联邦级别的政权机构都是这么运作的。这样,政权的细分就到了每一个选区的议席争夺上了,即争夺每一个选区的议员席位,比如联邦议会有308个议席,哪个党获得过半数席位,哪个党的党领就组阁当总理,这个党的议员中的佼佼者就有可能成为政府部长,出将入相; 安省议会有112个议席,哪个党获得过半数席位,哪个党的党领就组阁当省长。当然,有时候,各个党也有可能在议席上都无法过半数,那么就有可能出现少数党政府或联合政府(即两个少数党结盟联合执政的情况)。

大家明白了这个基本制度,就明白了为何每个选区的议席争夺是那么的激烈,因为每一个席位都很关键。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怀疑我到底想说什么,难道每一个议员不是公民投票选出来的吗?跟党员有什么关系呢?

大家先别着急,问题就在这里。问题的核心在于谁代表某个党出战某选区,即谁在党内成为某选区的候选人,谁就有可能最终成为议员(当然是所谓的四个政党PK的局面,实际上就是两个或者说三个政党PK的局面,即代表某个党出战某选区的候选人,起码有33%,至少有25%的可能性成为议员)。

这个代表某个党出战的候选人,就是由党员决定的。

加拿大的政党或是政治还是很民主的,党领基本上不会强行安放自己人在某选区(当然也有个别特殊情况,比如党领没有席位,某个选区的议员不得不把议席让出来,或者优秀的党员经党内大佬的推荐而空降到某选区等情况)。一般来说,某个选区的候选人都是自己向党部提出参选意愿并登记成为某党某选区候选人的提名人。比如,同一党派在同一个选区有五个意向参选人,在登记之前要找党员进行联署,收集到了足够的联署人数,可以登记成为提名人。然后,党部会在某特定选区定一个时间召开该选区党员会进行候选人的提名选举。在党员会召开之前,提名人要得到党员的支持,可以说也是要费很大的功夫,一个一个党员做工作,争取支持,象找工作的应聘人员一样,党员就象老板一样面试这些提名人,问许多问题,以考核该提名人是否可代表自己在某选区出战议员候选人。如果在大选中,该候选人成功当选为联邦或省议员,在议会里就占一个席位,就为某个党争取成功组阁多一分希望。

不但选区议员候选人是党员决定的,连政党的党领都是党员决定的,都是通过党内竞选,党员投票而产生的。

所以,基本上可以说,党员决定了加拿大联邦和省级政府的政策走向,党员决定了谁能够成为总理或省长、部长或厅长等重要职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党员决定了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最高层。

我查了一下官方的数据,联邦保守党的党员,整个加拿大只有251,010人(2017年的数据),安省保守党的党员人数全省只有133000人(2018年最新数字)。自由党和NDP的党员数据在公开媒体上查不到,不过,估计也不会跟这个相差太多。估计NDP和绿党的党员数量要少许多。这样来看,基本上总共五六十万各党的党员决定着加拿大的政治的一切。

从最近的党内选举来看,安 省省长(保守党党领)福特在党领选举时获得6万张左右的选票,当选为安省保守党党领。在省选中安省保守党击败自由党,福特当选为省长。可以说福特的省长之位不是省民决定的,而是安省保守党党员决定的。

在今年三月保守党竞选党领之时,因为华人中有相当部分人是支持福特的,看到福特选情危急,有相当部分华人在那个时候火线入党,充当了关键的少数,最终帮助福特成功逆转叶丽雅而当选党领。若没有华人党员的支持,可以说现如今的安省保守党党领和省长很可能就不是福特而是叶丽雅了。可见党员在政治当中是多么的重要。

福特当选安省保守党党领并在安省的大选之后当上了省长,推出了许多华人所希望看到的政策主张,比如:叫停自由党的性教育大纲、让联邦负责非法越境者的所有安置费用、对抗联邦碳税、结束基本收入试点、成立独立的金融调查委员会调查自由党前政府的开支问题、冻结公务员工资和公务员招聘(除警察与消防)、结束约克大学罢工、让6百万男提前退休、下调电费等。从福特当政之后所推行的这么多符合华人利益的政策来看,说明了参与政治的利益是非常大的(可能这个利益并非你个人能够直接获得多少看得见的钱财,而是非常巨大的无形利益)。而这个参与政治的最关键的是入党,参与选党领,参与提名选区党内候选人,这比大选时去投票还要管用还要重要。更何况,入党还不要求公民资格,是任何居住在加拿大的成年人都行的,甚至包括留学生、拿工签人士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华人中有三分之一是某党的党员,加拿大的政治方向都有可能被华人所控制,或者选出一位华人的某党党领也一点不奇怪(NDP就有一位印度锡克族人作为党领)。

真的,大家没有入党不知道作为党员的重要性,上面比较笼统地说了一下成为党员的利益和重要性。下面我再以我亲身经历向大家证明一下党员的“好处”。就在昨天,我这个选区的一位保守党意向提名人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够帮她联署。但我并不了解她,因此我说希望她能发给我一些有关她的背景的相关资料,她马上就发给我了,比我向客户卖保险还积极。她短信我今天希望找个时间见我,上午打电话跟我约时间,但我刚好没空,她说她今天一天基本上都有时间,就为了我这潜在的一个联署(我还没答应要帮她,我必须要先了解才会决定帮与不帮),要等我一天(真有点令我于心不忍)。

我在见她之前,还想了许多问题准备问她,包括她的政治主张,她所关心的问题,她能够为民众为国家做些什么,为什么是她而不是别人等问题,同时,我还准备了许多我所关心的有关国家、社会和民众的东西要传达给她。我不敢说她当选就能够100%代表我的利益,但起码她听到我的声音,她了解了我的想法,我相信我的关心我的想法也有可能是许多人的想法和关心的东西。这样,我的声音和想法就有可能部分地在政治的更高层面得到实现。

当然,我未来还有可能会接到其他提名人的电话寻求支持,我可能还是会同样把我的想法我的关心传达给TA,这样,不管谁成为本选区的候选人,我的声音都有可能被带到决策层。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

说了这么多的好处,可能不了解的人会怀疑,有这么多的好处肯定是付出蛮大的代价的。我只能说,有这样想法的朋友我理解你们,但不得不说,你们的想法是不对的。入党的所谓代价无非就是交一下15元或是25元的党费(联邦与省的党员党费是不同的,党费还计算为政治捐款,可抵税),而且你不需要忠于党,今年你交了党费入了保守党,明年你不交党费就不是党员了(你可以只在党领选举年或议员候选人提名年入党),没有人强迫,没有任何约束。甚至说难听了,今年你是保守党,明年你也可以加入自由党或NDP,甚至你可以同时是双料或三料党员,没有人会干涉你的自由。如果你入了党,党部也许在未来会打电话给你请求募捐,你想捐就捐不想捐就直接拒绝,没有任何政治后果,无需为此担忧。

明年又面临着联邦大选的来临,现在各选区又开始在争夺候选人上展开竞争,希望华人朋友能够踊跃入党,帮助自己中意的人选获得候选人资格助上一臂之力。(加入联邦保守党的链接如下: https://donate.conservative.ca/membership/  一年党费只需$15元,两年只需25元,可以作为政治捐款抵税)

在此我想特别向大家推荐一位华人社区的优秀人士胡商先生。

胡商先生是知名的国际税务专家和税务上诉师。胡先生在从业期间除了在税局和加拿大税务法庭为华人纳税人伸张正义外还投入大量时间维护华社权益。在2012-2013年担任安省中医管理局过渡管委会委员期间,胡先生为中医力争使用中文权利。2014-2015年经法庭特许,胡先生代表中医团体在安省高等法院及安省上诉法院进行人权诉讼。作为加中商会会长,胡商先生还多次上访渥京,把华人以及生意业者的声音带到国会。2008年胡先生向联邦国会公民及移民委员会提出移民改革建议,2017年向国会跨党企业联席会陈述联邦税改对生意业者的负面影响。

胡商先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国际税务方面拥有非常高的知名度。自1998年成为注册会计师以来,胡商在多伦多独立执业从事税务业务,主攻税务上诉及国际税务策划。在业务的同时,胡先生经常应邀到中国的北大、人大、中山大学、上海财大等高校讲学。业余时间,胡先生著有大量专业著作,包括:《企业国际税务策划》、《加拿大房地产税务》、《加拿大税务居民与非居民》、《加拿大新移民税务策划》、《加拿大经商税务》、《加拿大实用税务大全》等。

胡先生多年来支持保守党的理念并且参与保守党的各项活动,是华社资深的保守党骨干。早在哈勃执政时期,胡商先生就多次应邀出席保守党政府及哈勃总理的活动,包括陪同哈勃前总理访华等。自2017年Andrew Scheer 当选保守党党魁之后,胡先生也积极与他配合,扩大保守党在华社的影响。

胡商先生即将参加世嘉宝爱静阁选区保守党联邦国会议员候选人提名,希望本选区的华人朋友都能够积极入党支持胡先生。我相信胡先生一定是一个非常合格的保守党代表,也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华人的代言人。

阅读:

山蛟龙财富管理

公司网站
个人博客
加我微信

 电话: 416-300-4768
 Email: cncacy@hotmail.com
 微信号: 14163004768


还没有评论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或者,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