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是瘾君子,我怀着孕上法庭


 

文| Marry Guo

专为多伦多房东群供稿,转载合作请洽谈

说起来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

当时打工打得看不到希望,在地产经纪的引荐下,看上了多伦多地铁线上一个上居下铺一共四个单元的出租屋。

 


租金月入近6000,我们好像发现了摇钱树,千方百计借钱包括高利贷做首付,又在小银行以极为苛刻的利率条件贷款,最终买下那棵摇钱树,以为从此可以安枕无忧,稳当收租婆了,哪知从此噩梦开始了。

首先是原房主留下的地下室的一个单身租客,「除了没上过班,其他什么都干过」,当然这是我接手好久后才知道的。接手前卖家把他那个夸呀,几乎就是上天派来帮我的守护神,说什么铲雪了,除草了,甚至跟欺负我们的坏人打架了。

刚开始确实帮了些忙,如修修补补什么的,也帮我们赶走过坏人。可是不久就原形毕露了,首先是地下室的灯泡炉灶冰箱一个个坏掉,然后轮到房门窗户,进去一看,连墙壁上都是一个个的大洞,家具也都是散了架的,原来他和女友甚至酒友毒友几乎天天打架,而且「还因抢银行上过报纸的头条新闻」,我真是没想到原来我房子里藏龙卧虎有这么个大人物呀。

我赶紧下逐客令,这下惹恼了他了,不仅赖着不走,连房租也不交了。我开始走程序,给NOTICE, 去房东租客庭立案,参加 Hearing,  最后拿到 Order 去申请换锁,每一步都花钱花时间,真正把他请出去时他已经白住了几乎半年了,「我大获全胜,或者也可说是一败涂地」,因为法庭上我赢了,他需要付我所有欠租和所有花费,但实际上我一分钱都没有拿到,这就是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是穷光蛋我怕谁?”

 

另外一个头疼人物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温文尔雅的单身女人,第一次见面就递给我一个月租金,还有银行对账单,还有原房东电话,她要租二楼三个卧室的一整个单元,不是没有怀疑,「一个单身为什么租一整套三居室」?但房子空置的压力蒙蔽了我的双眼,结果从入住第二个月起就再没付过房租。

 

而且不停地发邮件抱怨苍蝇,蟑螂,给市府打电话告状,还去房东租客庭告我说温度不够让她冻病了,说我给她断电让她冰箱里三百元的食物坏掉了。老天啊,虽然她不交租我也没有那个胆量给她断电啊,是她自己同时用电炉电暖气跳了闸,我开车两个多小时过去帮她恢复,总共断电时间不到半天,「她居然要我赔她三百多元」,关键她是不交租白住我的房子,我真是气得不知道怎么说了。

从此又开始了漫长的驱逐程序,我成了房东租客庭的常客,从怀孕早期恶心几乎呕吐在那里,到挺着肚子一次次去上庭,记得「生孩子前一个星期还在庭上和她争辩苍蝇问题」,最后一次去SHERRIF 申请换锁我是推着婴儿车去的。

 

所有租客清空以后,我和老公立即分头联系了装修师傅和卖房经纪,该修的修好,该补的补好,立刻上市尽快出手,在多伦多房价飞速上涨的2008到2011年,「我们居然把多伦多的房子赔钱卖了」,也是仅此一家了。房子卖掉的那一刻,我和老公长长舒了一口气,抬头望望蓝天白云,低头看看婴儿车里女儿的笑脸,发现原来生活可以这么轻松美好。

多年过去我们又做回了房东,感谢那段艰难日子,我现在所有的租客都是AAA优质租客,每到月底,一个个把租金电邮存入银行账户,长的已经住了五六年,最短的也住了近一年,我们隔一两个月会过去跟他们像朋友一样聊聊天。现在的房客也是藏龙卧虎,上个月一个电脑高手房客就帮我修好了我的手提电脑,想起那段噩梦般的日子,我和老公不禁感慨万千。

END

阅读:

还没有评论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或者,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