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为什么捐款?


从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公众对各类医疗物资的去向、以及明星捐款的金额表现出非同寻常的关注。粉丝们用偶像是否为灾区捐款来推测偶像的人品,越是名气大的捐款越不能少,捐少了就是没诚意。贫富差距悬殊注定了网友对“有钱人”行善的求全责备。“几千万的片酬,才捐20万好意思吗?” “粉丝都捐了你敢不捐?”一些明星也是迫于舆论压力和被道德绑架,捐完了还得在网上晒个收据才能平息民愤。

捐款是善举,善举就不该是被强加在头上的负担。捐款这个事儿就不能和人家的收入、良心、道德品质这些词儿挂钩,根本不相干。上帝爱乐捐的人。”乐捐“ 是一个人心甘情愿的、朴素的、没有刻意目的、自己做了内心会油然充满喜乐的捐助。如果一定要把捐款强制执行,强行要求一个人拿出自己收入的一部分交上去,这种也只有CRA干得出来,但那叫“税” 不叫捐款好吧。

说到税,几个移民朋友正好来问,我愿意给祖国捐钱、捐物资,组织这种活动的机构给我发的捐款收据可否用来抵税,如果可以的话,能按照什么比例抵?

首先,在加拿大,想抵税的收据必须来自于CRA认可的机构,这叫 qualified donee(不局限于charity):

如果你参与捐款的机构没在列表里,表示它没有资格开出可供抵税的捐款收据;很遗憾,我们的中国红十字会,并不在这个list之中。更遗憾的是,我在列表里居然没有找到一家中国的机构在CRA注册申请过这个资质。

写这个帖子不是宣传不能减税咱就不捐,恰恰相反,我想说捐赠是一种善举,善举的根本在于救人于危难、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即便是出于信仰、博关注、留好名、社会责任、减税这些目的去行善,它依然是件善举,依然达到了帮助别人的善意目的。勿以善小而不为,爱不分大小,捐不论多少,积水成渊会成为巨大的正能量。捐款在造福他人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些小小私利,这也正是加拿大的税法鼓励的。

加拿大税法规定,捐款可以产生donation tax credits (DTC), 这是一种 non-refundable tax credit,不能直接冲抵收入不能直接产生退税只能用来冲抵应交税款。捐款能用来抵税的上限是当年净收入的75%

举个例子:

2019年大卫 net income 10万,10万x75% =7.5万,意味着最多可以使用7.5万的捐款。大卫若捐款1万,小于收入的75%,捐款可以一次性用尽;若捐8万,超过收入的75%,多出来的这5千块可挪到后面5年中的任何一年里使用。

捐款1万的税务效果

Donation tax credit的计算:前200块的捐款,联邦税率15%, 安省5.05%;超过200块以上的部分,联邦税率29%, 安省11.16%;

  • 联邦 – 200×15%+(10000-200)x29%=2872 
  • 安省 – 200×5.05%+(10000-200)x11.16%=1103.78
  • 合计3975.78   大卫捐款1万元,当年可以减免 $3975.78 的税。

Tax credit 减的就是税,一个 credit 对应着一刀的税,dollar for dollar, 比减收入更给力。

一个人只要收入确定,要交的联邦税和安省税就已经确定了,non-refundable tax credit 直接在联邦和安省这两档上把要交的税减掉,剩下没用完的 credit 当年就浪费了。所以说如果收入刚刚好,恰巧能够把这些 non-refundable tax credit 用尽才是最划算的。

再举个例子:

大卫净收入只有2万,捐款1万,2万收入要交的税并不足以用尽这些 donation tax credit, 这就浪费了减税的力度。这种情况下,还不如留着给以后的年份用。Donation可以有5年时间去claim。

继续拿2万说事儿:2万的自雇净收入应交$3000多的税,其实这里面包含了$1700的CPP。大卫捐了1万块,donation tax credit把2万收入对应的联邦和安省的税都抵光了结果还有富余,富余的credit就浪费了,但是CPP并不能减掉,所以最终他还是要交$1700 的CPP。

这么来看,收入越高的人捐款才越划算,因为税高才可以用光这些 donation tax credit。

电影里富人在临死时总说要把遗产捐赠,我相信人家乐善好施是主要的。但若我以小人之心、只从减税的角度上来分析,一个人去世时持有的资产视同在市场价售出,富人手里大把的股票、基金、地产、产生了巨大的增值收益,所以他的 final return 要交非常非常高的税。这笔钱呢,要么作为”税“交给CRA,要么作为”善款“捐给慈善机构。善款会带来 tax credit 减税,在一个人去世这一年的善款是100%使用(不是75%了)。一笔钱,要么给CRA,要么给慈善,想想看,你会给谁呢?给慈善机构,你会留下‘大善人”的好名声,人们世世代代传颂着你的善举,供奉香火,年年有人扫墓,你的家族会因此备受尊重,你的后人可以上名牌大学,搂着女朋友指着图书馆骄傲地说,这是我爷爷捐的。

给CRA,连个响儿都听不见,也不会给你家送个纳税大户的锦旗。

看完加拿大,再看看中国:

中国香港富人的巨额捐赠非常普遍,除了乐善好施以外,也离不开香港的一套高效完善、操作透明的减税机制。 根据香港税法,香港居民只要在一个财政年度的慈善捐款达到100港币的最低下限,便可凭借捐款收据从应交税款中申请扣减。

再看祖国大陆,个人给中华慈善总会捐500块人民币,之后申请减税的手续多达8道!

面对新冠病毒疫情,众志成城,有企业愿意捐赠产品货物医疗物资的,虽然可享受企业税方面的一些优惠,但仍需交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搜下中国的《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单位或者个体工商户将自产、委托加工或者购进的货物无偿赠送其他单位或者个人,需要用同等产品的销售价格确定销售额缴纳增值税;《消费税暂行条例》《消费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规定,企业将自己生产的产品用于捐赠,仍需缴纳消费税。对此我很无语。

衷心呼吁中国的慈善税收减免制度尽早完善,鼓励捐款救危难,信息透明都争气,不让慈善变心寒,大家乐捐无负担。

这个世界, 终究会以你对待它的方式对待你。

本文中国税收部分内容,参考了文献:栗燕杰. 中国慈善税收减免制度的评估与展望——以慈善立法为背景的研究[J].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6, 29(1): 66-75.  在此表示感谢!


马云,Carol Ma,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2006 – 2014年就职于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先后担任中小企业税务审计部 (Audit Division)地下经济审计官、重案调查部 (Investigation/Enforcement Division)特殊犯罪收入调查官、税案申诉部(Appeals Division) 税务申诉裁决官。2014年加盟 Tax Solutions Canada 出任 Tax Manager,2015成立 JKtax 马云会计师事务所。办公电话 905-940-1999;邮件 admin@jktax.ca; 工作微信 jkre-danny  

 


长按以下二维码加JKtax订阅号
我们定期有原创财税文章推送

阅读:

还没有评论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