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十三年后,我为何选择重返加拿大

去年8月头出国前的最后几天,网红好友“酸奶哥肖恩”采访了我,写下了那篇网上广为流传的《40岁以后的marketer都干嘛去了 – 从上海市场总监到多伦多房产经纪》

感谢酸奶哥,算是为我的创刊号做了个铺垫。而这篇文,就让我本人来讲讲我这个决定是怎么做的吧。

“From China to Canada”

第一次来加,是在2000年。当年加拿大的技术移民项目如火如荼,各行各业很多工种都很受欢迎。我仗着过得去的英语,和在外企快消行业Marketing 领域几年的工作经验,用“Advertising and Marketing Consultant”的技能申请到移民签证,一个人漂洋过海到了多伦多。

我一边工作,一边申请M.B.A(工商管理硕士),不久便收到了康科迪亚大学的offer(Concordia University, John Molson School of Business) 。

于是,我便搬到了魁北克省的蒙特利尔市求学。

(John Molson School of Business的毕业典礼)

在蒙特利尔的四年,我完成了人生的几件大事:认识了从法国来同是新移民的先生,结了婚,毕了业,有了大女儿,入了加籍。似乎生活中所渴望的一切,我都拥有了。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2004年,我做出了回国的决定。

 (我和我先生)

“From Canada to China” 

其实回国是个很顺理成章的想法:哪里会有中国这样的职场发展机会?光是外企,就对既懂得中国市场,又能在管理模式和思维方式跟管理层能顺畅沟通的归国人员有很大的需求。 

可毕竟已经是有家室的人,要说服先生跟着回国,就没那么容易了。先生是第二代华裔,土生土长在巴黎,基本不会说中文。在他印象中,中国还是蛮荒之地。无论是工作机会还是生活环境,想象中的中国都让他非常担心。不过,经历前后一年多的软磨硬泡,先生最终“就范”了。

回国第一站是老家广州,在那里,外企的工作机会相对北京和上海来说有限。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我拿到了位于上海的联合利华公司的offer,于是全家搬到了上海。先生在交大学了大半年中文,后续也在法国标致雪铁龙公司中国设计中心找到了他老本行的机械工程的工作。渐渐地,先生越来越喜欢中国了:工作上升空间大,工资理想,物价合理,遍地美食,社会环境宽松,Facebook还能用……时间愉悦地飞逝,2008年,我们在上海诞下二女儿。一切都如当年所愿,我们觉得这就是我们的归宿!

(在2010上海世博会澳大利亚馆做演说)

但是,只有“变化”是永恒不变的。近几年,我们逐渐感觉到当年让我们选择回归的向心力因素在慢慢消失。重返加拿大的念头又悄然萌生……主要原因其实有三。

“Back to Canada Again”  

无暇顾及生活

我从事的Marketing市场营销,特别在消费品领域,工作强度非常大。职业初期多做执行层面的工作,耗时耗力,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的情况时有发生。后来统领全公司的营销职能,脑子里更是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各种商业计划和业务目标,没有片刻的放松。年轻单身时特愿意打拼,一边忙一边快乐。可是随着二女儿的出生和大女儿的成长,紧绷的神经让我完全没有与她们快乐互动的心情,更不用说照顾饮食起居,关心学业、培养她们形成健康人格了。追求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人们常挂在嘴边,可是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能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力争上游”比起“静心生活”在国内是普遍得多的价值观。更何况高昂的物价也不允许特别是生活在一线城市的人们慢下来。

相比之下,加拿大人却要安于现状很多:可以委屈自己的钱包,但是不能委屈了生活。有个刚放弃了私企高薪而转投入政府部门的加拿大闺蜜跟我说,这里不但不鼓励加班,如果在工作时间之外发邮件给下属,是要被投诉的。因为这是暗示他也必须在工作小时之外回复、跟进。这就侵犯了本属于员工个人的休息时间。哪怕作为雇主/上司,也没有这样的权力!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慢一点,多分享些时间给家人和自己的兴趣爱好,是被普遍接受而不用有负罪感的。

(加拿大人之所以对物质不那么狂热,是因为很多人的兴趣爱好,都不太烧钱。我很多在加的朋友,周末打球,露营,做园艺,再不就是在自家的院落里DIY修修补补。也许听起来不那么刺激,但平凡中带点儿甜。)

外企光华不再

造成这个现状,有单纯市场竞争的因素,但更有政策大环境的影响,这里不展开讨论。不管怎么说,这就意味着很多外企职位在消失,人员费用预算在收紧。对于我个人,和一些像我一样做到了外企高管的人员,影响尤其大。外企就业的稳定性大不如前,未来面临的挑战估计更大。面对一场战争,我们要么磨砺兵器,练好搏击正面应对;要么引导战争发生在对自己有利的战场。我选择了后者。我决定回加国作房产经纪。财富高速积累的国人表现出了强烈的资产全球配置的需求,可是要抓住这个市场,光懂国人需求不够,只熟悉加国房产操作也不行。凭借我之前累积的Marketing的经验,应该能精准地找出国内潜在的客户,吃透他们的需求。近一年来往返加国四次苦读科考的房产课程和获得的经纪牌照,又足够努力的话,能让我针对他们的需求提供专业、细致的服务。市场一定有,我至少要试一次!

(作为安大略省房产经纪的我)

渴望纯粹简单

所谓简单生活,就是哪怕一个小老百姓,没有任何社会关系,按照最简单的正常程序,不用低声下气,不用上演一出出闹剧,也能办成事儿,争取到自己应得的利益。这样的地方,人活着,心不累。每天能用Google不受阻碍地搜到全方位的信息,能在Facebook上跟老外朋友们自如沟通,不因为他们没有使用微博微信而断了联系……而且,我希望我的女儿们也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我相信如果能见到听到全部的信息,能畅所欲言,并得到真诚的反馈,她们才能真正地独立思考,才能毫无荆绊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规划人生。

(举家迁回加拿大)

还有一些大家都收悉的原因,比如,环境、教育、医疗、养老等等,让加拿大成为一个宜居之地。但即便如此,回加拿大仍然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加拿大不是天堂,这里一样有她的问题。反而国内的很多优点,也许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地给忽略掉了。所以,未来我将一方面回顾国内的日子,一方面用我的视野,亲身经历,分享加拿大生活的体会。所谓“有比较,有真相”吧!再次感谢大家!

 

枫与桐 真实的360度加拿大生活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阅读:

还没有评论

写评论

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

或者,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